当前位置:主页 > U超生活 >网页设计员投诉滥权‧5警殴打逼认藏毒 >
网页设计员投诉滥权‧5警殴打逼认藏毒
上传时间:2020-07-30点击:516次
网页设计员投诉滥权‧5警殴打逼认藏毒(槟城‧大山脚11日讯)来自大山脚的网页设计员声称遭5名便衣警员殴打、嫁祸藏毒、勒索1万令吉后被带返警局,又被查案官威胁认罪,否则不获保释。34岁的王国坚说,警员对他拳打脚踢并掌掴,并将他带返警局逼供验尿。在面对暴力施压下,34岁王国坚承认藏毒罪名。最终于去年12月15日被法庭判决罪成,控状指王国坚藏有0.2克冰毒及尿液呈阳性,被判守行2年。王国坚週五早上在马华威省区公共服务投诉局主任陈德钦及马华大山脚区会妇女组主席吴瑞音陪同下召开记者会,向媒体详细述说案发经过。被判罪成守行2年王国坚声称,事件发生在去年10月13日发生。当天,他独自一人前往威中柏达镇佳世客购物中心找朋友,直至晚上8时许才离开。当他下楼,打算前往停车场取车时,岂料突遭3名便衣警员突扑上前,二话不说,马上压住他面向墙壁。“初时,我以为是打抢,感到非常惊慌,也大声大喊。相信附近有目击者目睹经过。随后,其中一名操马来语声称是便衣警员,并说他们怀疑我是通辑犯,身上藏毒。”“挣扎期间,我要求警员出示证件以证实他们的警员身份。但是,他们不加以理会,随后又来了2名便衣警员。”王国坚说,2名警员将他双手往后扣上手铐,还用毛巾蒙住他的双眼,强拉他上车。由于眼睛被矇住,王国坚只能够靠感觉意识四周环境。“我坐在车后座,车上有2名警员,其中一名在驾车。途中,我一直感觉车在兜转,根本不清楚被载到哪里,内心非常恐慌。”“在兜转途中,车子也不懂停了多少回。坐在驾驶座旁的便衣警员声称自己是光头(BOTAK),每回停车,他就对我拳打脚踢,使命地朝我身上挥脚。当时我根本没有反抗能力。”路人询问遭赶走王国坚说,强拉上车后,他有问他们,“到底要把我载去哪里?”也要求他们将我载往警局对证。“他们的回应是说,喜欢看华人杀鸡的样子,并问我有没有看过华人杀鸡,还恐吓要载我到河边,学杀鸡,然后丢我在一旁。”“途中,警员也威胁我拨电返家,要家人或女友拿1万令吉过来。当时询问对方,为何要给钱时,对方被激怒下,掴了我一巴掌,连牙齿都裂开,过后,他又还不断地踢我。”王国坚声称他身上的700令吉现金、一枚银戒和手机内附200令吉预付费用,全被警员抢光。他手上戴着的手表,也在纠缠期间损坏了。他声称,他在车上时一直在喊,结果警员用另一条毛巾,将他嘴吧塞住。印象中,途中曾有一名路人询问发生甚幺事,警员还叫他别关閑事,请他走开。他声称,强拉上车前,他曾看錶,当时时间约晚上8时30分。大约凌晨1时许,他用手强推开毛巾,发现车子停在蒂沙南眉国油油站附近。他被带上另一辆警方吉普车。他说,吉普车上另载有有5名毒友。在询问之下,吉普车上的警员告诉他,他们来自威中警局肃毒组。与2道友关扣留所验尿王国坚说,他被带往威中警局后,和其他毒友同样被关在扣留所内,还被带去验尿。没多久后,其中两名毒友获得释放,由一名警员带走。“带走他们的警员重回警局时,我亲眼目睹他分给上述5名便衣警员每人两张50令吉马币。我自问无愧,便询问我甚幺时候才获得释放。结果,对方指我的尿液呈阳性,欲带上法庭申请延长扣留令。”他说,警员还逼他在2张纸上签署,他根本不清楚纸上内容。隔天被带上法庭,同一日,查案官威胁他承认藏毒罪名,否则不获保释,他只好乖乖就范,承认罪名。“在扣留所期间,曾有人向我母亲索取1500令吉,母亲也已过账1000令吉给他。在保释后判决前,我接到3通威胁电话,对方威胁我在法庭只有认罪,不要乱讲话,同时还要我付清另外的500令吉。”去年12月15日,法庭已判决王国坚罪成,控状是藏有0.2克冰毒及尿液呈阳性反应,他被判守行2年。如今,他每月需依定日期前往武吉丁雅警局报到。谢太子事件促使挺身指证王国坚说,在判决后,他一直都不敢吭声,直至去年神庙主持人谢再兴被诬赖拥毒配刀事件发生后,他决定站出来指证,为自己讨回公道。他肯定认得出涉案6名便衣警员的样貌。他说,自称botak的警局满头黑髮,长得瘦高,样子年轻,约只有20多岁而已。还有一名警员较有年纪,还留有鬍鬚等。陈德钦将陪同报案马华威省区公共服务投诉局主任陈德钦表示,他将陪同王氏在下午前往警局报案。同时,会在週日(13日)安排内政部副部长拿督李志亮会见威中警区主任阿兹曼了解案发详情。他说,原本週四中午12点30分他与警区主任会面,过后,警区主任要事在身,唯有取消。陈德钦说,为达国家关键绩效指标(KPI),内政部高层需重视这宗案件,查明究竟。同时,他呼吁类似的受害者勇敢站出来指证。警方未证实指控《》记者週五上午及下午不断尝试联络威中警区主任阿兹曼,以针对此事发言,唯至截稿仍未联络上。‧2011.02.11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